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十七章 别来无恙

作者:北笙|发布时间:03-15 07:47|字数:3952

寂静的御书房内,莫离端着糕点小心翼翼地放在龙案上。瞧着御书房无人,她便四处张望起来,很是欣喜,忍不住便去触碰龙案上之物,从笔墨纸砚,到书册画卷。

“遥不可及的人,可你偏偏又离我这么近。”她呢喃道,恍惚间有些出神。

许久,她准备转身而去,却不经意间将一幅画卷碰落,那画缓缓展开,她俯身便去拾画,却被画中女子所吸引,她不禁欣赏起画来。

画中女子正在抚笛,四周百鸟飞舞,婀娜的身姿像是舞蹈一般,好似仙境中的仙子,她额间的花钿更是精致特别……

“花钿?”莫离的目光落在花钿上,久久也不曾移开。“他那日看我的目光,曾有一刻温柔,原并非我看错,而是他将我当成了另一个人。”

“大胆!”正当莫离神情恍惚时,一道厉喝将她吓得一颤,她抬眸一看,见言朗走来,惶恐不安地匆匆收了画卷,上前行礼。

言朗瞥了她一眼,便径直从她身旁走过。原本未动怒,却在看见被打开又收的凌乱的画卷后,勃然大怒,“谁允许你来这儿的?”

莫离吓得连忙跪地,神色慌乱,“奴婢……奴婢只是见皇上劳于朝政,便亲手做了些点心送来,却不慎将画卷碰落,请皇上恕罪!”

斩风将莫离打量了一番,又看了看那副被动过的画卷,无奈地摇了摇头,若是其它也罢,偏偏是这幅。

“你来宫里数日,难道没人教你规矩?”

“奴婢是无心之失,是奴婢手笨,不该乱碰皇上的东西,还请皇上息怒,请皇上绕过奴婢这一回吧,奴婢保证绝不会有下次。”

言朗小心翼翼将画卷展开,看着画中女子,眸子突然温和了许多。斩风见状,俯首道,“皇上,她既然是无心之过,皇上就宽恕她这一次罢。更何况,她是太后带回来的人,皇上也不该为了一幅画严惩她。”

言朗猛然抬眸,将斩风看着,斩风吓得一愣,急忙又道,“属下知道这幅画对皇上很重要,属下只是担心若是为了一幅画惊动了太后,太后要问起来,恐是不好交代。皇上自然无所顾忌,但这画……这画皇上就须得好生收藏起来。”

言朗挑了挑眉,不耐烦地看了一眼斩风,摆了摆手。斩风俯身行礼,便退至一旁。

“朕今日且饶了你,你回去好生学学规矩,若是学不会就趁早离开皇宫。滚罢!”

“是,奴婢遵命。”莫离行了礼,便匆匆退去,一刻也不敢多待。

御书房突然沉寂下来,言朗凝视着画卷出神。突然一阵猛烈的咳嗽声打破宁静。

“皇上,是否要属下去传太医来?”

“无妨,朕许是有些乏累,身子有些虚弱罢了,休息一下便好。”言朗道。

“可皇上……”

“好了,你也退下罢。”

斩风还想说什么,见言朗态度坚决,便也不敢再开口,只好退下。

天色微亮,晨露尚未凝干,四面来风,碧水阁难免有些凉意。守在门外的人彻夜未去,耐力也是极好。

“来人啊。”流苏唤道。

屋外的人闻声,推门而入,“做什么?”

“我饿了,去给我弄点儿吃的来。”流苏道,两人相互看了看,迟疑半响。“你们难道不知道我的身份?若是不好生伺候我,我有个好歹,你们就等着已死请罪罢。”

两人嘀嘀咕咕起来,权衡之下,其中一人便离开去为流苏准备食物。流苏起身向门外走去,被硬生生拦下,流苏将那人打量,轻蔑一笑,“我并非要出去,我只是问一下,这是什么地方?”

“碧水阁。”

“废话,这还用你说。”流苏道。

那人瞥了流苏一眼,有些不耐烦,“碧水阁向来清冷,没有几个人,这四周都是悬崖峭壁,还有布下的机关,你若不想死了都没人知道,就好生待着。”

“这碧水阁难道没有主人,任凭你们天凌教的人来去?”

“谁说没主人,只不过这主人很少露面罢了,何况,这里的主人与我们教主有些渊源,我们能来去自如也是理所当然。”

“你方才说……机关?”

“你问这么多做什么。”那人瞥了一眼流苏,沉默了一会儿,忍不住又道,“这机关是碧水阁主人布下的,这里的主人不喜欢出去,也不喜欢外人来此打扰,便在碧水阁内内外外都布了机关。”

流苏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。抬眸又看了看他,随即望向他身后,道,“那个人是谁?”

他转身望去,却空无一人,“哪儿有人?”他正迷糊着转过身,突如其来的一掌却让他一愣,似欲言,却一句话未说出口,缓缓倒地。

流苏抖了抖手,望向四周,小心翼翼便入了一条狭小的幽静。

碧水阁大殿,一袭长衣随风飘摇,清冷孤傲的眸子深邃可怕,侯在殿外的天凌教众人手中执剑,却惶恐不敢上前,哆哆嗦嗦地瞧着眼前之人。

尹觞听着动静,慢慢悠悠地走殿内走了出来,将玉书公子好几番打量,爽朗一笑。“想来,阁下便是玉书公子。”

“丫头呢?”他的话像是千年寒冰,一开口便能感受到阵阵刺骨的寒意,语气却又显得平淡无奇。

“玉书公子说的可是安王妃?她是我请来的客人,自然是好生伺候着……想见玉书公子一面还真是不容易。玉书公子尚且对江湖之事置之弗论,怎就对安王妃如此关心,她可是皇朝中人。”

“和你无关。”

“是,我也只是随口问一句……教主的意思,想来玉书公子也明白,你虽未直接掌管江湖各派,但继以往盟主之责,地位凌驾于各派之上,有权号令各派。你有言在先,不插手江湖之事,让各派相安无事,和平共处,不分异己是好,却也不能乱了原有的规矩。”

玉书公子瞥了一眼尹觞,冷哼一声,“若只是称霸江湖这么简单,何须对各派下手,杀那么多无辜之人。”

话音刚落,一人便匆匆忙忙至尹觞身边,附耳轻言,尹觞脸色突然,低喃几句,那人便又匆匆而去。

随即,尹觞抬眸望向玉书公子,沉声道,“这些事玉书公子还是不要多问的好。教主想与你谈一谈,若玉书公子不愿合作,教主也不希望与公子成为敌人。”

玉书公子拂袖,面色冰冷,“教主好威风。倘若教主诚心,怎不见他亲自来。”

另一边,流苏顺着小路一直弯弯拐拐,像是迷了路,竟寻不到碧水阁的出口。碧水阁看似不大,却像一座迷宫,环环绕绕的。

“这地方真是古怪。”流苏一边呢喃着,一边凭着感觉胡乱游走。出口未寻到,倒是瞧见一名女子。流苏将她打量,思虑片刻,转身便走,不料女子瞧见了她。

“你是何人?”女子问。

“我……我是碧水阁的人啊。”

“碧水阁的人我都认识,我从未见过你。”

“我是刚来的,还不熟悉这里的情况……我想问一下,怎样才能出去?”

女子将流苏反复打量,“我听说他们带了一名女子来这里,不会是你吧?碧水阁机关密布,一般人进不来,何况已经多年无人到此,我看你也不像武林高手,又不曾惊动机关,定是他们将你带进来的。”

流苏看了看眼前的女子,模样一般,倒是比天凌教那几个人聪明多了。“堂堂碧水阁,如何做了天凌教的附属?听闻他们杀人如麻,凶神恶煞,你们阁主怎就与这些人走到一起?”

“这是阁主的事,旁人管不得。”

话音刚落,不远处便传来急急忙忙的声音,“搜,她跑不了,一定要将她找出来!”

女子回眸看了一眼流苏,淡淡一笑,“原是偷跑出来的,他们看你不严,是因为你出不去。”

流苏瞥了她一眼,又望了望那群将要过来的人,眉头微微一皱。女子似乎也没有要帮她的意思,转身便走,两步之后便又停了下来,她回身看向流苏,指着一个方向,“你往那边一直走。”

“可以出去?”

“那个地方的悬崖比较低,不容易死,你一定要出去的话,不妨试试。”说罢,女子扬长而去。

流苏望着她的身影,脸色阴沉,她这算是在帮她,还是要害她?原以为能指一条出路,竟是跳崖……

正当流苏迟疑,天凌教的那些人已经发现她,流苏无奈,便向着女子所指的方向去,在此处绕了半天也不见出口,她想来也是轻易找不到的,不如去那儿碰碰运气。身后之人穷追不舍,尚未至悬崖,便遭他们拦下。

流苏回身便与他们打了起来,对方约莫二十余人,且各个执剑,下手更是凶狠。流苏赤手空拳本就乏力,对方攻势迅猛,叫她措手不及,连连后退,防守越发吃力,对方却没有停手的意思。

利剑迅猛斩下,流苏侧身躲避,随即便是无数把利剑如雨而下。恍惚之间,流苏隐隐感觉到身侧一道剑光闪过,流苏急忙转身,怎料一个不稳身子缓缓向后倾倒,利剑随之而下。流苏眉头紧皱……眨眼间又起一道剑光,将砍向流苏的剑挑飞,流苏尚未回过神来,便只觉一道熟悉的身影至身旁,强有力的臂膀紧紧揽住自己的腰身,她随着他侧身一转,脚便离了地,退了十步有余。

流苏再落地时,松了口气,便想看看是谁来此救她,抬眸瞬间,整个人都怔住了……就连天凌教的那些人,惊愕不已。

“好久不见,”他浅浅一笑,温声细语道,“别来无恙。”

流苏既惊又喜,眨眼间已是热泪盈眶,“真的是你……”流苏轻轻拂上他的双臂,那样小心翼翼。

“长风万里相随,春风十里当归。”洛曦喃喃道,“我险些来迟。”

流苏抬起眸子,凝视着他,眼泪狠狠砸下,带着炙热的温度,带着这些日来的痛楚与自责。许久压抑的情绪像是一瞬间都爆发了出来,她紧紧抱着他,捶打着他,声泪俱下,“我以为你死了,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

洛曦见她搂在怀里,满眼尽是心疼,“我不会再离开了。”

碧水阁大殿外,幻千奇急急忙忙赶来,见尹觞和玉书公子正僵持着,玉书公子言语简洁,似乎不愿多说,幻千奇便警惕着,随时准备动手。

果不其然,尹觞还想劝说玉书公子,他便一个纵身,只见一道身影一晃而过,尹觞一个手下的剑突然出鞘,又只见得一道身影,尹觞尚未反应过来,玉书公子已经执剑站在他面前,利剑抵住他的脖颈,他吓得一愣,不敢多言。

传闻云山的人轻功无人可敌,他第一次便见着玉书公子出手……准确来说,他根本没看清玉书公子是如何出手的,就已经一败涂地。

“说,人在哪儿?”玉书公子逼问。

尹觞颤颤巍巍,正欲言,一人匆匆跑来,瞧见这阵势,吓得立即止步,看了看尹觞,满脸焦虑。

玉书公子瞥了他一眼,阴冷道,“说!”

那人身子一颤,看向尹觞,尹觞无奈地点了点头,他便支支吾吾道,“安……安王妃被人带走了。”

玉书公子眸子一狠,“什么人?”

“是……是洛曦。”

话音一落,众人都十分惊愕。

“洛曦……”尹觞喃喃道,正欲转身,脖子上的剑动了动,他回眸看了一眼玉书公子,不敢再有半点动作,“他不是已经死了么?你看清了?当真是洛曦?”

“是……是洛曦,属下没有看错……他带着安王妃从崖上跳了下去,他们已经离开碧水阁了。”

玉书公子瞥了一眼尹觞,扔了手中的剑,转过身,一双清凉阴狠的眸子稍稍柔和了些,嘴角微微一勾,淡淡作笑。

北笙 说:

写本小说支持第三方微信、QQ一键登录。喜欢这本《长风万里不及曦》记得登陆账号收藏哦,每天还有免费推荐票,小手抖一抖,顺便就转走,推荐给身边的好友一起阅读吧,么么哒!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  • 死亡笔记之瞒天过海

    何立群跟基拉的对决五年后,新的死亡笔记掉落人间,这次他的主人是一名政法学院的毕业的后从事律师工作的陈英博,伶牙俐齿巧舌如簧是他的专长,但是因为年轻经验不足始终一个小律师,屡屡败诉的他见到了死亡笔记。 死亡笔记规则: ⊙在笔记里被写上名字的人就会死。 ⊙如果在写上名字时没有把杀害对象的样貌记在脑里便没有效用。而且同名同姓的人一律不能发挥效用。 ⊙写上名字后,在人类世界的时间单位40秒内写上死因,事情便会依照那样而发生。 ⊙如果没有写上死因的话,一切也当作心脏麻痹。 ⊙在写上死因之后,会再给予6分40秒详细记载死亡状况的时间。

    作者:负二代
    分类:推理灵异

  • 魔绝子

    本座魔绝子,到此觅长生!

    作者:王婆
    分类:异界幻想

  • 登天

    他是魔道之子!   亦是玄门之徒!   一步之倾,遁入魔途。   左手化阴,右手破阳。   集五灵之珠!   收天地之残!   然而所做这一切,不过是为了追查当年的真相!   “若此生平凡不得控,即使被众生唾弃,我亦登天,手掌乾坤,不望众人敬仰,只求苍穹之下,无人阻挡!”——叶无言。

    作者:邻家听雨君
    分类:异界幻想

  • 黄金锁美人

    三生三世,谁是谁的宿命?、 武林盟主VS杀手之王,我不是想要霸道的占据你整个身心。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你站在身边眼中却有他? 缘分萦绕在无名指上,失去了记忆也忘不了你

    作者:她叫我小熊
    分类:女生言情

  • 重生帝宫之九千岁

    星际帝国联邦总统培养出的为联邦出生入死荡平敌人的杀神,冷血无情,一生都在致力于杀人,一生都忠于那个培养她的人,她就是菱悦。 曾被出宫的太监总管看中,然后带入宫中,太监总管将他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,也当做儿子看待,将自己的一切传授给他,他的使命是接受太监总管的衣钵,然后效忠皇上,可惜的是,他爱上了不该爱的人…… 王朝皇帝驾崩,凌越疯了……每日沉浸在杀人和折磨人的生活里,疯狂的享乐,疯狂的做出一切惊世骇俗的举动,男女通吃,罔顾一切,天朝九千岁,煞神也,人人得而诛之!!!! 当她变成他,老天开了一个玩笑,想死的人死了,想活的人在拼命生存……

    作者:旒火南神
    分类:异界幻想

  • 心伤

    喜欢一个人只是一瞬间,爱一个人却是一辈子。 喜欢一个人可能是某个瞬间,某一件事情某一个动作,让你眼前一亮产生的好感;爱一个人却是爱他的全部,爱他的一切,无论是他的才华还是野心。 当你的心被伤透的时候,你发现这个世界活下去的意义都不知道,从此变得没心没肺开心就笑悲伤也笑,不知道真正的快乐到底是什么,只知道自己的心已经支离破碎了……

    作者:苏瞳
    分类:现实都市

手机版